嘉兴在线 - 嘉兴第一新闻门户网站 嘉兴日报、嘉兴广电联合主办 50岁丰满女人裸体毛茸茸,JAPANESE娇小侵犯,国产在线精品亚洲第一区香蕉,真实偷拍出租屋嫖妓正在播放
您当前的位置 : 嘉兴在线  >  人文  >  正文
红烧肉的故事 | 张进喜
2021-12-05 09:37


嘉兴是有名的鱼米之乡,富庶之地当然讲究吃了,诸多菜肴中有一道脍炙人口的美食——红烧肉。红烧肉外观体现出“浓油赤酱”的特点,它色泽红亮,味醇汁浓,酥烂而形不碎,香糯而不腻口,深受禾城人家的喜爱。红烧肉虽好吃,但在以前物质匮乏的年代可不是随意就能品尝到的。 


1975年的夏天,我从秀州中学高中毕业后就待在家里等定位,其实也不用等,我是必然要去乡下插队入户的。大热天的闲来无事,父亲让我帮他单位的王阿姨女儿做地皮。


王阿姨女儿下乡插队在南湖乡七号桥一带,离城并不算远,她的知青小屋可能是新搭建的,搬进去后,墙上地上湿漉漉的,被子似乎能挤得出水。王阿姨怕女儿得关节炎,就想用煤渣、石灰渣拍地皮,防止泥地泛潮。这些材料要用水泥船运到乡下,还要抬上岸掺水搅拌好,再抬进屋内拍平,待拍出石灰浆就可以了。这么繁重的生活,女小人肯定是吃不消的,父亲就让我去帮忙,还特意关照说,你和隔壁有根跟着去抬就是了,就是走跳板当心一点,王阿姨中饭有红烧肉招待你们。


那天中午开饭时,果然有一大碗红扑扑、亮晶晶的红烧肉端上桌来,那色泽诱人的红烧肉冒着滋滋的热气,浓郁的香味直扑五脏六腑,咬一口,肥而不腻,香润可口,我们几人劳累半天,出了很多汗,竟然把一锅白米饭吃了个精光,那个大碗盛的红烧肉也碗底朝天。这活做得吃力,红烧肉也吃得满嘴流油。到了晚上,觉得肚子不舒服起来,急着要上厕所。后来我才晓得,因平时下饭小菜没什么油水,一下子吃了这么多肥肉,是要闹肚子的。


帮王阿姨女儿弄好地皮没多久,我也插队到了乡下。我下乡的地方位于城西的嘉北公社红光大队,从家里走到我们村子要40来分钟。那个年代,对于很多知青来说乡下生活就是一种磨难,我比其他知青可能更加艰辛,父母没有给我一分钱的资助,全凭自己在田里拿工分。父母虽不给我经济上的补贴,但他们每月发工资后的第一个休息日,母亲总会起早买好肋条肉,在老家烧好红烧肉装在大杯子里,赶在烧中饭前给我拿来。当然,她厂里发的38号搪瓷杯里不会全是红烧大肉,大热天的多数是霉干菜烧肉、洋山芋烧肉,寒冬腊月往往是萝卜烧肉、油豆腐烧肉。对于每人每个月只有半斤肉票的困苦岁月,这红烧肉实在是不可多得的美味佳肴。


有意思的是,我在村办企业做生活时,把全部家当搬到了位于冯家浜的仓库里,豆制品加工厂收来的黄豆就在我睡的竹榻之下。有年冬天,住在加工厂边上的金林姆妈给我端来一碗红烧肉,蓝边小碗不大,平平的一碗红烧肉也没几块。望着这碗非同寻常的红烧肉,我虽极馋,想想还是没敢动筷。不知何故,金林姆妈为何要送我肉吃呢?在那个物资短缺的特殊岁月,乡下人家既使有肉票,平时也不会去买,除非过年过节才会到九里汇称几斤肉回来。


做豆腐的许家阿妈见状,开玩笑说:“进喜,这个老太婆可能让你做她女婿呢。”许师傅连忙打断她的话:“你不要乱说,她家就一个儿子,也没有女儿,做什么女婿啊!”他吸了口烟,接着关照我:“进喜,你明天给金林家留点豆腐渣,估计这几天没称到,想请你帮个小忙。”当年,这豆腐渣是养猪猡的上好饲料,往往拌些粗糠喂猪。听许师傅的话,我连续好几天都留了一些豆腐渣,但金林姆妈始终没来称过。这几块红烧肉,也许是乡下人家对知识青年的特殊厚爱,我一辈子都忘不了。


1978年11月初,我下乡务农的生产大队组建了出海排涝工程民兵连,并自带被褥草席、洋锹铁搭、扁担土笪等工具,坐挂机船来到了海盐境内的工地,参加长山河开挖工程。在四面漏风的仓库里,百十来号人挨个睡在下面垫着稻草的地铺上。用草帘披成屋顶的厨房,就搭在仓库门口,我们生产队的“老黄牛”一个人张罗着整个民兵连的三顿饭。


参加过开河的人都晓得,这开河挑泥的生活极苦,收工回到住地每人一份小菜还没什么油水。好在村里开了挂机船送来了整头的猪。望着已屠宰成白胴的大肥猪,大家立马来了精神,晚上有红烧肉吃了。吃晚饭时,“老黄牛”悄悄给阿龙加了一块油肉,还多舀了一勺肉汤。只见阿龙动作极快地把大肉放在白米饭下,这情景正好让我撞见。当时我正端着饭碗要到住地边上的农户家去吃,他家还在读小学的儿子让我去吃热山芋。后来我发现,阿龙总是最后一个盛饭,“老黄牛”趁人不注意总会给他多留一块红烧肉。有一天老清早,农户的儿子又来叫我去吃山芋粥。我忽然发现,阿龙在挑水!原来厨房里的用水是阿龙在挑的。我恍然大悟,难怪阿龙能多吃一块红烧大肉。



我家搬到金都景苑后,有天路过龙凤大桥工地,只见几位铺人行道地砖的外地民工在捶胸顿足地骂娘。我一问,他们上午烧的一锅子红烧肉,中饭几个人没舍得吃,就着榨菜把饭吃了。这锅红烧肉他们要留到晚上吃,晚上要过老酒。不知哪个杀坯把他们这锅红烧肉端走了。他们怀疑是捡废铜烂铁、硬板纸塑料瓶的老头趁他们忙生活时端走了。听了他们的话,我心里实在不是滋味。细细想来,偷走红烧肉的人也蛮可怜的。要是家里有的吃,谁会去端那锅只放些料酒酱油的红烧肉呢。


现在请客吃饭,许多人会点上一份稻草扎肉,但也就夹一小块尝尝滋味,碟子里总会剩下好多。端上来的大肉包,有的人只吃外皮不吃肉馅。望着富丽堂皇的大厅,还有满桌的各式荤腥,想起当年吃红烧肉的情景,我的心里常会泛起一种莫名的酸楚。


“一粥一饭当思来之不易;半丝半缕恒念物力维艰”。现在有的吃了,但我们不应忘记那个缺衣少食的岁月。我们的下一代、下下一代没经历过那个年代,体会不到长辈曾经的艰辛,很难谈得上去珍惜,我们有义务告诉他们这一段历史。


 



来源: 作者:张进喜 摄影:沈星明 编辑:许金艳 责编:邓钰路

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安装

在这里,读懂嘉兴

相关阅读
分享到: